换肤
  • 浅蓝
  • 墨绿
  • 棕黄
  • 青色
欢迎访问波西医疗网

波西医疗网 > 独家专访 > 独家专访

外国医生李碧菁
时间:2019-08-27 14:32 编辑:波西医疗网 点击: 128 次
穿过狭窄但并不尴尬的走廊,右手边中间是李碧静的办公室。地板玻璃隔断洒下整个办公区外面的冬日阳光,这是中国人喜欢的那种明亮。
 
鲜红的毛衣配上金色的项链垂饰,朴素大方,李碧静微笑着上前帮我们整理外套,挂在衣架上。
 
“外面冷吗?先喝点什么,咖啡?茶?还是开水?我们这里的咖啡很好喝!你需要什么温度?热点,温暖还是寒冷?
 
有选择、建议和温度。这样的开场白,一下子就把主人和客人的距离拉近了。作为和睦医疗集团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李碧静对任何服务细节都有深刻的洞察。
 
在她来到中国的39年里,这个早先来到家乡的美国犹太女孩,即使在一个很小的角落里,也通过不懈的努力和毅力,改变了中国医疗服务水平的面貌。
 
无论政策如何变化,市场如何变化,他人如何变化,在1997年登陆的中国和谐家庭李碧静的领导下,始终坚持最基本的医疗规律,开辟每一座山路,架起水桥,执意接受医疗改革。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枝叶茂盛。
 
对话李碧静,试图用一种“外国人”的视角来描绘今天的中医,却真的听李碧静用北京风味的中医来讲述她心中和谐的家庭,在她的中医眼里,我们很快就明白了,马不管怎样,和谐家庭已经在政策和市场上出现了。前面。
 
李碧静认为和谐的方向只有最简单的逻辑:人们需要什么样的医疗服务。就这些,没别的了。
 
因为注册的困难
 
“非公有制是一个故事,”李碧静说。
 
“20年前我们开第一家医院的时候,我们只能治疗外国人,因为中国人会认为私人医疗肯定不如公立三级医院。当时,大约99%的病人是外国人,现在75%是中国人。
 
1997年,北京市成立了第一家和谐家庭医疗服务综合医院。
 
作为工业发展的见证,李碧静在中国生活了近40年。在她看来,过去中国人并不重视私人医疗机构,但现在他们习惯于将和谐家庭置于“高端医疗”的地位。然而,她并不喜欢用“高端”这个词来定义和谐家庭,因为她创造和谐家庭的初衷是改变中国的医疗环境。
 
李碧静刚来北京时,有一次因为声音不舒服,去医院就诊。注册人问她想挂哪个部门。她看了看墙上不同科室的名字,根据自己的感觉选择了“呼吸科”。然后医生诊断她为“上呼吸道感染”,开了药,把她送走了。
 
两天后,李碧静开始感到胃痛。她回到医院,在挂号时掉进了科室的迷宫里。这一次,她选择了妇科,但一周后,她的健康没有改善。李碧静无奈地在医生朋友的询问和指导下,到解放军302传染病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患了“急性肝炎”。
 
这也是构建和谐家庭的基本理念:引进国际医学模式——一般实践。
 
和谐家庭“一般实践”模式图
 
2005年以来,和谐家庭第一总医院首次通过JCI认证。到2014年,和谐家庭医疗服务下的所有医院和诊所均通过JCI认证,成绩优异。今年是他们第六次获得JCI认证。和睦家庭在中国医疗市场逐渐形成了良好的口碑。
 
最佳医疗方式
 
“1997年我们第一家医院成立时,最大的部门是综合诊所。”
 
经历了注册迷宫的李碧静坚信普遍实践的意义。在中国,绝大多数患者都没有学习医学知识,而且在生病时不能准确地诊断自己,因此他们可以选择合适的科室。因此,全科医生的存在尤为重要。
 
2016年,根据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的战略规划,国务院制定并发布了《健康中国2030年规划纲要》。《纲要》第五条明确规定:“全科医生将成为医学教育培训的重点!”
 
李碧静认为,这样的政策有利于在中国培训全科医生。另一方面,和睦家庭根据美国全科医生培训模式推出了自己的“全科医生培训计划”。
 
在美国,经过四年的本科教育,学生可以申请医学院;经过四年的基础医学教育,他们可以参加普通医学课程;经过四年的本科医学教育,他们可以获得医学学士学位,但是他们可以申请医学院。没有医生执照。选择家庭医生(全科医生)作为专业方向的毕业生。有必要向持有家庭医生培训计划的医院提出申请,并在考试后进入医院进行住院培训。经过三年的住院培训+社区诊所实践+定期检查,美国全科医师资格证书必须在三年完成后通过国家家庭医学委员会组织的资格考试方可获得。-年住院培训+社区门诊实习+定期检查。
 
如果专家想成为全科医生,他可以加入“全科医生培训计划”,并根据美国的规章制度完成三年的培训,成为家庭的独立全科医生。
 
和谐家庭建立初期医护人员照片
 
全科医生的作用是使“健康管理”从口号到落地的从业者和大师。
 
这个人负责你的预防保健,在你生病的时候安排一个小组给你制定治疗计划,然后帮助你会见相应的专家,负责从咨询到会后康复管理的整个过程。
 
对于和谐的家庭医疗体系,“预防保健”是医疗服务的起点。目前,医疗制度因“过度医疗”而受到批评。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提供的服务与关注点之间存在“比例关系”。
 
“目前,大多数医院都是按项目收费,一种药物和一台CT只赚一点钱,病人住院时间越长,医院赚的钱就越多。这样,“我”希望你早点生病,重病,因为这样,“我”可以赚更多的钱,这违背了医疗的性质,是非常危险的。
 
为了避免利益驱动的弊端,和睦家庭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了相关的商业保险产品,和睦保险。
 
“一年过去,被保险人未患病或者健康状况较好的,由医疗服务机构、保险公司提取保险费余额。由于我们的健康管理,投保人会减少生病的机会,双赢是提供医疗服务的最佳方式。
 
和谐家庭除了产品创新外,在服务范围上也有了新的布局。
 
扩大市场是“不同的重要性”
 
目前,和睦医疗在全国共有四家综合医院、一家康复医院和15家社区诊所。2018年,和睦家庭将新建四家医院。
 
广州:与广东中医院合作新建6万平方米、200张床位的综合医院;上海浦东:100张床位的综合医院;上海浦西:因扩建而搬迁的旧医院,重新开放。北京:和谐家庭妇女儿童医院位于大屯路。
 
为什么这些医院集中在一线城市?李碧静解释说,一线城市居民人均支付能力更高,观念更开放,对医疗服务质量的期望更高,对自我健康管理的要求更高。
 
虽然二线城市也有相应支付能力的群体,但民营医疗机构提供医疗服务的概念仍然模糊。
 
“这需要一个过程,当我们第一次在北京开业时,我们没有(医疗服务)的概念。他们觉得自己和三等医院有关系,所以想和亲友联系,“过去依靠医疗资源网络的人已经悄悄地改变了他们的观念。李碧静认为二线城市也会经历这一过程。
 
和睦医疗拥有一支国际医疗团队,为国内外患者提供急救和住院服务。
 
对于现阶段二线城市的布局,和谐家庭除了在市场需求较高的地方设立诊所外,还将以轻资产的“医院托管”模式寻求当地合作伙伴拓展市场。从技术输出到管理输出,将根据合作伙伴制定个性化解决方案。
 
对于合作伙伴的选择,李碧静认为合作应该是双赢的,因此要求合作伙伴能够确定是否有足够的市场需求量,同时还要储备相应的医疗人员。
 
“我一辈子都很幸运。”
 
中国民营医疗市场经过20年的集约化培育,和谐家庭创造了自己的世界。许多人认为和谐家庭的发展很快,但李碧静说,和谐家庭的每一步都很困难。
 
“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调整,但每一步都很困难,因为我们始终坚持质量和安全第一。”
 
李碧静说,在中国广深这样的一线大都市,很难找到合适的医疗空间,即使找到了医疗空间,建筑审批的过程也很困难。其次,说服医疗专业人员放下他们的铁饭碗,从公共系统中脱颖而出是一个困难的问题。劝说外国医生摆脱工资优势环境,跨越半个地球进入陌生的市场,也是一个高难度的挑战。
 
“这些年来,你对在中国经营医院有过一丝遗憾吗?”当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面前的金发女郎时,李碧静毫不犹豫地举起手说:“我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幸运。我真的很幸运能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为中国的医疗发展做出一点贡献。”
 
显然,李碧静的微笑更多地来源于和谐家庭在中国医疗服务领域探索的每一步的价值,而不是商业上的成功。
 
李碧静:热钱的涌入不一定对医疗行业有好处。
 
:你如何看待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涌入医疗行业的现象?
 
李碧静:这么多资金流入,是好是坏。如果做得好,我们可以提供更多的选择,患者可以享受不同的服务。但并非所有的资本都有经验和能力,资本需要偿还。医疗保健不是一个快速恢复的行业。如果我们盲目追求资金的快速回笼,就会迫使一些人走上歧途,做一些他们不该做的事情,比如魏泽西事件。
 
我相信新投资者愿意做好事,但不知道这有多困难和复杂。我只是担心,如果他们在急需退货时以牺牲医疗质量为代价做出决定,很可能会破坏私人医疗和人民之间根深蒂固的关系。信任关系。
 
:社会资本对医疗机构投资对家庭和谐有影响吗?
 
李碧静:热钱的涌入直接带来了具有竞争力的人才,是医疗的核心资源。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
 
:这么多投资者,为什么和谐家庭首先选择复星?
 
李碧静:当时,我们考虑退市(纳斯达克)。因为在我们在美国上市之前,我们发现很难让美国投资者(我们的股东)真正了解中国的机遇和挑战。因此,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更了解中国市场的股东,以及一个在美国有影响力的美国私募股权基金,这样我们就能积累这两个市场的优势。
 
我碰巧和TPG和复兴接触过。当时,我很欣赏复兴的历史。他们做了很多事情来促进这个行业的转型。我认为郭广昌珍视我们的品牌,认可我们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我不认为他们在寻找快速回报。他们真的想走得更远一点。他们希望未来的和谐平台能成为一家百年老店。
 
 

关键词:


上一篇:以色列的医疗创新
下一篇:没有了